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餘額寶接入多支基金後的規模数据得以出爐
时間:2018-10-28 13:54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亂象歸亂象,流量歸流量。人們應該清醒地意識到,當前充斥于自媒體領域的“失範”現象,是媒體轉型期的特殊現实。
 
  互聯網的傳播方式,打破了近200年來基于現代傳媒工业形成的新闻規範,平衡表達、多信源交叉求證、媒體表達中立态度等原則,在憤怒、驚悚引爆傳播井噴的算計之下似乎變得一文不值。
 
  相反,自媒體傳播模式是向讀者高度賦權,異化成了“流量拜物教”。一些自媒體不講中立表達,去取悅、迎合粉絲,受衆喜歡什麼就投喂什麼,利用人心理的陰暗面賺流量,各種陰謀論、誇張表達、标題黨泛濫,換來的是節節攀升的轉發和点擊。這樣又反向形成“信息繭房”,讓相关受衆沉溺于自己“喜歡”的被扭曲的信息髒水中。這個現象類似于當年美国曆史上的“黃色新闻时代”,一味嘩衆取寵,不講規矩,毫無廉恥。
 
  其实,自媒體不是生活在真空裡,自媒體文章無时無刻不在進行輿論动員,影響現实,改變線下世界。有多大能力,就要承擔多大責任。利用自媒體賺得盆滿缽滿、动辄一個公号估值幾個億时,就強調自己是新興産业,被要求承擔保護著作權責任、承擔报道責任时,就強調自己是“個人行為”,這是把兩頭的便宜都占了。
 
  傳統媒體要講新闻真实、傳播倫理,自媒體同樣要講表達真实、傳播倫理,揣着明白裝糊塗,故意制造謠言或者故意誤導公衆,甚至搞成“網絡黑惡势力”橫行霸道、行敲詐勒索之实,同樣要承擔法律責任。
 
  自媒體還很年輕,但這不是讓制度姑息遷就,成為法外之地的借口。整個市場需要自我規範,也需要政府有形之手、法律之手的及时規範和懲戒,還需要被傷害的企业、公民個人拿起法律武器進行維權,這樣才能對市場形成正向的反饋。打着“萬物皆媒體,颠覆一切規則”的旗号,玩着敲詐勒索、謠言橫行的勾當,早晚要“翻船”。随着基金三季报相繼披露,餘額寶接入多支基金後的規模数据得以出爐。10月27日,螞蟻金服公布運營数据顯示,天弘餘額寶的規模減少了1300億,其他餘額寶對應的貨币基金增了1400多億,餘額寶總規模增加到1.93萬億。
 
  從今年5月初開始,除了天弘基金外,“餘額寶”開始接入其他基金公司的貨币基金。据披露,到目前為止,其已接入博时基金、中歐基金、華安基金、国泰基金等12家基金公司的貨币基金。
 
  在此之前,餘額寶單一貨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風險備受关注。资料顯示,2013年6月,餘額寶誕生,其後總體規模不斷上涨,到2017年初已經突破1萬億元規模。為降低單支基金的增長速度,螞蟻金服、天弘基金從2017年5月開始陸續四次調整購買規則進行限額、限購,餘額寶的規模從增速上有所降低。
 
  從最新的三季报來看,在新對接餘額寶貨币基金中,華安日日鑫A和景順長城景益貨币A的單季規模增長均超過300億,分别為350.88億和320.34億,国泰利是寶、廣發天天利E兩隻貨币基金緊随其後,單季度規模分别增長290.93億以及286.95億,規模增長超過百億的基金還有中歐滾錢寶A、銀華貨币A和諾安天天寶A。每日電讯10月26日消息,自媒體怎麼啦?就在幾年前,人們尚樂見“人人都有麥克風”帶來的表達多樣性,如今自媒體卻似乎進入了各種問題的集中爆發期。
 
  据《新民周刊》报道,地産自媒體敲詐勒索觸目驚心。一些房地産自媒體人幹起了敲詐勒索房地産企业的勾當,定期向房地産企业收“保護費”,還隔三岔五“組團”精準打擊企业,肆無忌憚地榨取“媒體投放費”,有的公号甚至因此年入千萬元。
 
  基于移动端傳播技術,自媒體傳播的廣度和速度呈現了指数級的飙升,特别是垂直領域的自媒體更能觸及目标人群,在細分專业領域中有更大的話語權,一個看似不起眼的行业公号的一篇閱讀量“10萬+”文章,足以在特定領域中掀起一場輿論風暴。动辄在朋友圈刷屏的傳播态势,也足以讓相关行业的企业心驚膽戰、唯命是從。
 
  房産界的自媒體還有自己的生意經,他們有的出身于房地産公司,有的來自公关公司,有的來自正規媒體。這些人對房地産開發流程相當熟稔,也頗能揪住一些企业的“小辮子”,再加上深谙傳播規律,讓其做出的报道更具殺傷力。有的趁相关房地産企业在四面楚歌的公关危机期,故意曲解公司财报数据,片面強調企业的“高負債”,營造大廈将傾風雨欲來的局面;有的把企业的正常人事調整說成“高層換血”“公司内讧”。有的甚至直接威脅:“我手頭已有成百上千個有意向的客戶名單,如果我寫一篇黑稿砸群,伱看着辦吧。”這已經不單純是自媒體在打擦邊球、做小动作,而是赤裸裸的敲詐勒索了。
 
  自媒體也成了抄襲、剽竊的重災區,而且一些自媒體采取了更加隐蔽的著作權侵權的手法,通過将他人原創摘編整合“洗稿”,用千字10元至30元的报價找網絡寫手,将“爆款”原創文章移花接木、改頭換面上線,已形成龐大地下産业鍊,讓原本的“自”媒體不再有個人原創的清新,反而充斥着洗稿、抄襲的油滑和龌龊。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