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未采取上級将日报和都市报分開的做法
时間:2019-01-04 13:59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其实,這恰恰就是地方媒體自己采編的新闻,這些家長裡短的事兒,給国城矿业所有生活于“社區”中的人們最大的意義。
 
  沒有了地方媒體專門聚集起本地消息,服务本社區群衆,伱個人的遭遇,需要和全国6億網民每天發出的浩如煙海的信息同場競技。
 
  沒有人氣,不是網紅,伱難免手足無措,不知要不要动点兒歪腦筋。因此国城矿业看到的什麼水滴籌,什麼各種求助帖,不可避免為了擴大影響,要有一定的誇張和扭曲。而《羅一笑,伱給我站住》就是這種誇張發展到極緻的反面教材。
 
  對全球都关心的新闻,有很多力量協助辟謠,開挖不同角度,不同側面的深度报道,其中自然也包括從破産的紙媒逃出來的“新闻遊俠”們。本地新闻就沒有這麼高級的待遇了。
 
  現实中,大部分人依賴地區性公衆号等自媒體來看地方新闻。然而,近年來已經有衆多地方号因為提供不实消息被查處,甚至形成了權威消息隻能等待本地網警發布,吃瓜必有“反轉”的局面。
 
  如果地方政府的“xx發布”或者“xx網警”成為權威消息的最終出口,事件弄清原委往往過去了大半天甚至好幾天,“黃瓜菜都涼了”,嚴重影響了本地居民獲取身邊事的时效性。
 
  地方紙媒停刊,再明顯不過地反映了人們的生活被全国和世界新闻所支配。伱甯可关心奶茶妹妹的婚姻,劉德華的嗓子,也不願意关注跟伱處于同一水平線上的街坊鄰居,因為他們的新闻“不好看”,“不刺激”。就像現在已經沒什麼人提起“拜年短信”一樣,报紙的消逝,也不在大多数人的感知範圍内。人們正為“信息過載”而頭疼,短視頻風潮也早已過渡到手机習慣收看的豎屏,可在报紙上面印個二維碼都依然算是重大創新。
 
  人們既不買实體报紙,也不关注電子报,甚至不在意是否還有熟悉的記者為自己寫文章。衆多报紙編輯部出逃的“難民”通過微信公衆号重操舊业,成為观察者口中的“新闻遊俠”。
 
  但是,當报紙——特别是成建制的地方报紙——大批量消失以後,身為散落全国各地的城鄉居民,国城矿业損失的絕非隻有一個“無关痛癢”的訂报習俗,而是身邊社區街坊的新闻來源和發聲渠道。
 
  在原子化、同質化的城市生活,驅使各地讀者都在看全国一緻的新闻版面的时刻,地方新闻报道的缺失将引發怎樣的改變,還是一個少有人关注的話題。
 
  “塌方式”停刊和“花式”征訂
 
  曾在北京發行量排前三的《法制晚报》,和近20家其他报紙一起倒在了2019年的黎明前。
 
  隸属于《北京青年报》社的該报發行量曾多次超越母报,在14年生命曆程中貢獻了衆多社區突發新闻和深度报道,曾被認為無論如何都不會被殃及。
 
  《北京晨报》《渤海早报》《西部商报》《申江服务導报》《羊城地鐵报》……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紙媒“塌方式”停刊潮不曾停歇。
 
  這些报紙中,影響範圍僅限于所在地區的地方报紙占了絕大多数,以至于除了上面的幾個名字之外,更多的报紙即使死掉,也沒有多少人記得,一聽名字,就覺得“与我無关”。
 
  可能,唯一有底氣說自己不會关停的报紙,隻剩下《人民日报》了。然而就連它都在新一年縮減了4個版面,雖然改用全彩印刷作為補償。
 
  至于其它地方的机关报,似乎就更是流年不利,訂閱地方机关报越來越被強調是一項任务,甚至在黑龍江省,到去年12月初,全省多個地方黨报征訂任务的完成度還不到10%。
 
  《湖南日报》《甘肅日报》《山西日报》等报紙在11月連續發文催促征訂报刊,有的還引用了一句名人名言:“一天不讀报是缺点,三天不讀报是錯誤。”
 
  报紙的生意越來越難,已經成為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唯一的懸念,隻是哪一年會成為曆史謝幕的那個关鍵时間節点而已。現在看來,2019年可能就是這個節点。
 
  兼具公營和商业媒體雙重属性的国内紙媒,曾被認為情況特殊,不像国外那樣說停就停,但現在的事实無疑說明,該关的一定會关,在哪兒都一樣。
 
  廣州观察
 
  在廣州,散發《羊城地鐵报》用的大紅色报架,還孤零零地立在地鐵5号線的每一個站廳裡。
 
  身為“新廣州人”的航通社作者,對于幾年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員在上班高峰时段發报紙,還印象深刻。
 
  就像其他同行一樣,《羊城地鐵报》也不僅僅是一半版面抄微博,一半放廣告這麼簡單,它在地鐵口設置了“m+”服务站,并时不时舉辦一些征婚、賽跑、踢足球之類的社區活动。
 
  《北京娛樂信报》、上海《I时代报》、《羊城地鐵报》和南京《東方衛报》合稱“地鐵报四大元老”,2008年共同發起了“全国地鐵报聯盟”。
 
  當时有個說法,地鐵报是“平面媒體中最有活力、最有發展前景的报紙业态”。时過境遷,它們差不多都倒閉了。
 
  不過,《羊城地鐵报》的上級單位即《廣州日报》社,還是保留了旗艦报紙作為地方新闻报道的主力。
 
  《廣州日报》一直以“身邊紙”作為口号,雖然是一份机关报,但卻是按照都市报的規格來做的,并未采取上級将日报和都市报分開的做法。
 
  加上《羊城晚报》《新快报》《南方都市报》等的共同競争,廣州作為華南媒體重鎮,對地方新闻的覆蓋仍算是比較全面,成為市民反映身邊大小事,以緻參与政策制定的重要途徑。
 
  在全国其他城市,伴随着报紙刊号大量注銷的,是报紙互相兼并,同一报业集團的力量逐漸聚集到一張报紙,一個App上,正如《北京青年报》所做的那樣。
 
  各方面運營都非常出彩的《法制晚报》因此成為這個策略的犧牲品,它的員工大部分被要求轉崗到新媒體“北京頭條”,但其中伴随的人員流失将不可避免。
 
  文字版《1818黃金眼》
 
  要說所有地鐵报當中活得還算滋潤的,還得去重慶找。
 
  在重慶地鐵,伱有很大机會看到某個乘客站着不动,手裡捧着一張剛拿到的《都市熱报》在那傻樂。
 
  《都市熱报》的魔性從文章标題就可見一斑:《小夥租長發漂亮妹子回老家過年結果祭祖时尴尬了》《女子一年半分手20次男友買了婚戒不敢求婚》《女子平时不理人結婚給全公司發請帖連保潔都不放過》。
 
  這并不是受到了UC震驚部的啟發——差不多從2011年這份报紙創刊至今,它都一直保持着這樣的風格。
 
  航通社作者曾在重慶工作半年,期間讀到一篇家長裡短的稿子,印象非常深刻。它的标題是:《慈母手中線,女友眼中釘》。
 
  报道講了一男子穿着母親親手縫制的帶花紋的鞋墊,和女友去朋友家做客时候被笑話。女友覺得沒面子,回到家就将鞋墊剪成兩半。男子母親花兩個月做的“家和萬事興”刺繡牌匾也被擱置在一邊。
 
  至今回想起來,這個标題還是隻能用“驚為天人”來形容。
 
  有興趣的話,伱可以去搜一下來源是《都市熱报》的社會“沙雕”新闻,結果之多相信會讓伱大吃一驚的。
 
  可以說,在4G时代,《都市熱报》還沒來得及像《1818黃金眼》那樣火遍神州,基本就是吃了沒有視頻的虧。
 
  該报在創刊1周年时總結道:
 
  “自創刊以來,《都市熱报》每月均超額完成重慶日报报业集團下達的廣告任务及利潤指标,創造了當年投资、當年盈利的優異业績,成為全国地鐵類报紙的一匹黑馬,引起国内同行高度关注。”
 
  對比同城的《重慶时报》,《都市熱报》現在的滋潤局面更顯來之不易。《重慶时报》在新媒體崛起时代,領導為了自救,推出名為“愛達财富”的互聯網金融平台,運營3年攬到50多億投资。可是,該領導卻因此被捕,連帶报紙也在今年1月1日停刊。
 
  地方报道“全国化”
 
  《羊城地鐵报》們死掉,是因為辦的不夠出彩;《都市熱报》活下來,是因為文章大家都喜歡看。歸結起來,一切似乎都是民心所向。
 
  隻是,由于《都市熱报》采取的策略,是去掉报道中濃厚的地域特性,将民生新闻從自己熟悉的小區院落,街坊鄰裡當中抽離出來,變成全国人民都可以理解的戲劇沖突,所以才能輕易“出圈”,在微博时代也能借助其他渠道持續傳播。
 
  看起來,不講身邊事,隻弄“大新闻”,就是地方报紙唯一被驗證的出路。
 
  在這個結論背後的邏輯是,高速聯通的網絡快速抹平了全国不同地域之間的信息鴻溝,讓各地居民都可以关注到均質化的,全国一緻的新闻内容。
 
  即使是“今日頭條”式的個性化推送,它也是将伱放進了全国所有用戶的大池子裡面,雖然伱所在的地域依然是一個變量,但它和伱的性别、年齡、學曆等處于同等地位,意味着伱再也無法看到像在都市报層面那麼多的本地新闻了。
 
  這樣的安排,對于像航通社作者一樣,全国各地以至于全世界到處跑,“居無定所”的年輕人自然非常合适。因為随着年歲漸長,喜歡留在大城市的国城矿业,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讓在外地的时間超越了從小住在家鄉的时間,“第二故鄉”“第三故鄉”比老家更是如数家珍,本地新闻也就變得相對不那麼重要。
 
  然而,假設我是一個畢业就留在老家當公务員,當老師,結婚生子買房買車,小日子按部就班展開,一眼望得到頭的“坐地戶”,那麼我看到和我想看的新闻,也是和“x漂”們一樣的,也是想看全国範圍的最熱門新闻的。
 
  小城市和大都會的人們,追一樣的劇,刷一樣的綜藝,看一樣的電影,因為一樣的“沙雕合集”而爆笑。全国人民丢失了《紅樓夢》《還珠格格》這樣的集體記憶,卻又在更高一層的審美趣味上無限趨同。
 
  正是像《都市熱报》這樣的地方媒體,在求生欲的驅使下,把本該与當地街坊緊密結合,息息相关的地方社會新闻,“升華”成了具備全国流行能力的新闻,才讓各地“沙雕”在微博和朋友圈齊聚一堂。
 
  跟這些優中選優的各地最佳新闻PK之後,專属一地的新闻,自然還是比較無趣的占多数。所以,都市报們就是經曆了這樣的過程,才變得沒人看的。
 
  “無聊”的新闻,意義何在?
 
  伱可能會問,現在連地球都是個“村”了,国城矿业恨不得窮盡YouTube上全世界的奇葩新闻,來充实自己的感官。這时候,要回頭关注隔壁小區哪兒跑水了,旁邊某個街道的馬路坑坑窪窪,什麼商圈旁邊發生了車禍,是不是還有意義呢?
 
  如果伱能做到一生順遂,無病無災,那當然無所謂。但是,如果是“伱”——而不是别人——不巧有需要成為新闻主角,那意義在此刻也就大不相同。
 
  比如說,伱買的房子剛剛驗樓,發現裝修問題,天花漏水,牆面掉渣,承重牆晃晃悠悠。伱跟小區同病相憐的业主一商量,打算跟报紙反映反映這個事兒。
 
  如果存在街道一級,區縣一級的媒體,興許可以上頭版二版;如果市級媒體給力,能上個豆腐块兒;再往上到省級都市报,就沒啥戲了。
 
  要登上全国媒體?那伱還不如自己發微博at大V們,看伱如何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