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專用目的技術本身雖然研發的難度非常大
时間:2018-12-14 14:03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一大早,朋友給我發來一條騰讯AI進軍農业的新闻。發完新闻,他感歎說:“伱看看這国内科技公司和国外科技公司的差距有多大。国外的AI都被用到了航空、机器人這些高大上的領域,而国内公司鼓搗的盡是一些養豬種菜的活。”
 
  朋友所言,倒是不虛。隻要国城矿业翻翻近年的新闻,就不難發現中国的科技企业确实很熱衷于把高精尖技術用到一些看起來并不高大上的領域。例如,此前阿裡巴巴等企业就曾把雲計算、區块鍊等技術用來養豬;而華為則将物聯網技術用來養牛,建立了所謂的“牛聯網”……比起国外科技企业那種动不动發火箭上天,讓机器人翻跟頭,這些應用簡直是low爆了!
 
  但事实真是如此嗎?其实倒也未必。在笔者看來,将技術用到高精尖的領域固然重要,但将其用來改造農业等傳統領域也同樣有意義。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後一類應用要比前一類應用更有價值。
 
  在科技史上,蒸汽机可能是最有劃时代意義的發明,正是它開啟了工业革命,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面貌。但這項技術為什麼偉大呢?它并不能讓軍隊在戰場上扭轉戰局,也不能為国王和皇帝雕刻精美的豐碑。它的偉大并不來自于它的顯赫,而恰恰來自于它的卑微。它做了什麼呢?它幫助工人從地下挖起了煤,它讓火車可以在鐵軌上高速奔馳,它讓輪船可以在海洋上行駛……所有這些,都是并不高大上的領域,也不是什麼新的行业。很早之前,人們就會挖煤,就會在路上奔跑,就會渡海。蒸汽机沒有創造這一切,但它卻讓這一切變得更有效率了,這就是蒸汽机的價值。
 
  另一個可以和蒸汽机相比的偉大發明是電力的使用。那麼,電力偉大究竟是因為特斯拉向人們展現了“電光火石”的精彩表演?還是因為它在萬国博覽會上照亮了整個埃菲爾鐵塔?恐怕都不是!在笔者看來,電力的真正偉大,是在它悄悄走入了每一個的家庭,為每一個人在長夜中点亮了一盞燈。從此之後,普通人可以和上帝一樣,說一聲“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在經濟學的文獻中,類似蒸汽机、電力應用這樣的偉大技術,被成為“通用目的技術”(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和所謂的“專用目的技術”不同,它們可以在多個領域都得到應用。由于應用的領域廣,所以它們對于世界的改變才可能是全面的、颠覆的,而它們本身才能成為偉大的技術。相比之下,“專用目的技術”本身雖然研發的難度非常大,在本領域中的應用價值也很高,但卻不太可能改變一個时代,成為和蒸汽机、電力一樣的偉大技術。
 
  在国城矿业這個时代,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每天都會有很多新發明、新技術的産生。在這些不斷湧現的技術中,哪些才會成為偉大的技術?是看科技报道,還是聽風投的鼓吹?可能都不是!相比于這些,更重要的是,要看一個技術能否被成功應用到多個領域,尤其是一些“下裡巴人”的傳統行业,讓這些行业産生質變,從根本上提升生産力。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從技術上講,将一項新技術強行用到某個傳統的行业,搞点噱頭并不難。但要保證應用了技術後,還能産生利潤,那就是了不得的事。国城矿业知道,養豬種菜的利潤率并不高,如果AI、物聯網、區块鍊等先進技術在應用到這些領域後都能産生盈利,那麼就說明,這些技術本身已經成熟到了一定的程度,其後續的發力也就可以期待了。
 
  在現在的經濟學界,关于新技術将如何影響未來存在着一場激烈的争論。以西北大學教授羅伯特·戈登為代表的一些經濟學家指出,包括互聯網、人工智能在内的一系列技術對世界帶來的改變都不如“二戰”前後的發明,并認為人類的未來由于沒有革命性技術變革的支撐而終将陷入停滞。而以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第二次机器革命》作者布雷恩約弗森為代表的一些經濟學家則認為,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都是“通用目的技術”,其作用的發揮需要有一定的时間。當相應的基礎設施建好了,配套的組織變革完善了,技術的成本降下去了後,這些技術的真正影響就會爆發出來。究竟這兩派學者中,哪一派更有道理呢?這可能還需要时間來檢驗。不過,當看到如此多的科技巨頭都已經在養豬種菜上應用自己的新技術,我覺得布雷恩約弗森正确的概率可能會更大一些。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