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曾早于微信卻又敗于微信的米聊開始複活
时間:2019-01-17 11:33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發布會開始前不久,老羅得知了馬桶MT和多閃在微信内被封殺的消息,快如科技年輕的高管們找到老羅,想要事先商量一個應對措施。老羅安慰道,“另外兩個都是很強的,伱們還不至于。”
 
  之後,聊天寶也同樣被封殺,以至于老羅的PPT裡,還未來得及删去如何分享到朋友圈和邀請微信好友的内容。
 
  這讓老羅有点生氣。相比較字節跳动CEO陳林“希望微信不要把国城矿业當競争對手”的言論,老羅的演講充滿了無奈、抨擊与挑戰的味道。
 
  子彈短信一開始便被認為是微信的挑戰者。8月20日上線後不久,它就在蘋果和安卓各大應用商店上出現爆發,在一周裡占据了蘋果iOS平台免費總榜第一的位置。数据顯示,8月29日單日,新增用戶量突破100萬,8月31日13点,總激活用戶数達到500萬。
 
  “非常意外。”羅永浩表示,不過他也透露,當时子彈短信的産品完整度還隻有25%,就得到了用戶与投资人的追捧,讓團隊“很惶恐”。
 
  不過之後子彈短信下載量快速下跌,到9月20日时,用戶總数達到700萬,單日新增用戶数量大幅回落,随後幾個月甚至下滑至總榜1000名開外。
 
  就在很多人認為子彈短信涼了时,快如科技再次召開發布會,推出子彈短信1.0版本。“很多人可能會問一個問題,微信下一步要做什麼?”在演講中,張小龍提出,“微信要開始面對下一個8年新的挑戰。但這個新的挑戰不是來自于競争對手,而是來自于用戶層面。国城矿业要面對新的用戶産生的需求。”
 
  無数競争對手曾倒在微信的腳下。在社交領域,熟人社交的微信、陌生人社交的陌陌与探探地位穩固,有種大局已定的氣氛。
 
  但從2017年開始,遊戲与社交結合的狼人殺等項目突出重圍。2018年中,曾早于微信卻又敗于微信的米聊開始複活,子彈短信的橫空出世讓更多人嗅到了挑戰微信的可能。
 
  在多閃与聊天寶的發布會上,演講者談及每一個点的創新时,幾乎都将它与微信體驗對标,告訴用戶自己在尋找一個讓人們沒有壓力使用社交軟件的解決方案。
 
  汪天凡将微信定義為“人与人之間協作的工具”。之所以從2018年開始社交或者協作工具領域的創业再度戰火重燃,核心原因是人們看到,“從4G要走向5G时,智能手机的攝像頭、芯片等越來越強,這些底層要素在發生變化。同时微信的增速又到了幾年來最低的水平”。這讓一部分創业者思考是不是可以加入視頻等元素,做一個有别于微信的下一代協作平台。
 
  不久前微信的大改版中,張小龍也加入視頻动态的功能,但需要点擊用戶頭像下拉才可以看到,上線之後使用率并不高。
 
  多閃正是以視頻的角度切入,而在聊天寶中,也加入了發布視頻信息的功能。
 
  不同于多閃從陌生人社交切入、馬桶MT主打半陌生人社交(匿名熟人),子彈短信則是從熟人社交入手,這個領域曾被很多投资人認為沒有人能挑戰微信。
 
  “這個賽道之所以不太好投资,本質上是它太有網絡效應。先做的人、做對的人會變成最大,别人也沒辦法攻進來。網絡效應決定了用戶越多,它對于單個用戶的價值也越大,是很高壁壘的事。”汪天凡表示,“所以在一個網絡或基礎設備的时代,可能隻會誕生一個比較大的社交網絡。”
 
  汪天凡認為,2019年可能隻是“鋪墊之年”,到2020年5G網絡真正開始普及、4G網絡飽和,用戶無論怎樣的交互都不用在意網速时,就會誕生一種新的協作方式。演講至尾聲,羅永浩有些激动。為了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他單獨做了一個網頁,列着在1月15日同一天發布、又全部被微信封殺掉的三款社交産品的下載鍊接。
 
  1月15日上午,前快播創始人王欣推出熟人匿名社交産品“馬桶MT”,下午字節跳动發布視頻社交軟件多閃,而在晚上,老羅宣布推出子彈短信1.0版,并将其更名為聊天寶。
 
  雖然在15日的發布會上,作為錘子科技創始人兼CEO,人稱老羅的羅永浩給自己定義的身份是投资方中的一個代表,發揮餘熱的老同志。但在這場持續一個半小时的演講中,他依然是主角。
 
  “我本來想和這個世界聊聊,但是現在聊不了了,我想和微信單獨聊聊,(它)不聊。”羅永浩在随後的采訪中說,“坦率講我不認為這是微信或者騰讯的問題,這是国城矿业整個国家商业環境的問題,由于国城矿业的反壟斷法和不正當競争法,跟發達国家比還有一些差距。”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