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暫时還沒有找到使用它包裝食品的方法
时間:2018-09-19 11:07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据国家地理雜志报道,在美国約布魯克林區普拉特學院(Pratt Institute)的包裝与工业設計系,十幾個研究生正圍坐在堆滿了刀、碗、切菜板、膠帶、漏鬥、麻粉袋、蘑菇片和糖的桌子旁,進行“頭腦風暴”。他們正冥思苦想,以創造新的食品包裝形式,取代現代生活所依賴的不可持續的設計,包括一次性塑料飲料杯、蓋子、吸管和瓶子等。
 
  學生們把注意力集中在外賣食物中的碎屑上,他們用糖和瓊脂(從海藻中提取的凝膠狀物質)制成3D打印吸管,用菌絲體(蘑菇的絲狀根)手工制作碗。其中一個團隊設計出黑色塑料薄片,可以折疊成外賣容器,可以在收集点回收、消毒,然後在外賣中無限重複使用。另外一個二人組用折疊式叉子和勺子組合制作了别出心裁的紙板盒,用餐者可從穿孔的邊緣将它們撕下來。就餐結束後,所有東西都可被扔進堆肥箱。
 
  蘑菇碗、海藻杯也能吃?食品包裝的探索任重道遠
 
  关注垃圾問題的社會影響投资基金Closed Loop合夥人凱特·戴利(Kate Daly)表示:“国城矿业看到,随着塑料引發的意外後果在本地和全球變得日益明顯,對替代包裝産品的需求正在急劇增加。”在全球每年生産的7800萬噸塑料包裝中,隻有14%被回收。每年有900萬噸未被回收的輕質可漂浮塑料流入海洋,其中大部分來自缺乏管理基礎設施的發展中国家。
 
  随着這些国家變得越來越富裕,越來越多的人沉迷于便利性的世界中,不可避免地開始消費更多的包裝食品,而其他許多国家繼續購買套餐和食品雜貨服务(這些服务産生了大量的包裝食品和外賣食品),這個問題預計會變得更糟。更謹慎的回收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但并不是萬能藥。
 
  回收需要能源、水和材料運輸。大多数回收的塑料被粉碎、融化,并被改造成商品木材、羊毛或地毯等新商品,最終仍會被運往垃圾填埋場。制造商們繼續制造更薄的瓶子和收縮包裝,但事实上,塑料是由不可再生的资源制造的,無論是石油還是天然氣,而且大多数都沒有“第二次生命”。
 
  但塑料包裝有許多優点,這使得替換它非常困難。塑料在長途旅行中可保護食物,防止壓力、濕度、光線和加速腐爛的細菌(用聚乙烯薄膜包裹黃瓜,保質期可從3天延長到14天)。此外,塑料是堅固和透明的,使消費者能夠看到他們購買的東西。塑料的原料供應廣泛,而且非常便宜。至少現在是這樣。
 
  一次性文化的誕生
 
  進入20世紀後不久,食品公司開始使用名為玻璃紙(cellophane)的柔性包裝材料,這種材料是由植物制成的。後來,化學家們用聚氯乙烯和毒性較小的聚乙烯模仿這種生物聚合物,制成了保鮮膜((SaranWrap))。雖然玻璃紙是可降解的,但以石油為基礎的膠片以及随後出現的硬質塑料容器則不能。這一阶段被稱為“一次性未來”。
 
  在20世紀70年代,Capri Sun公司開始将果汁飲料倒進包裝好的袋子裡,這些袋子的重量比同等體積的塑料瓶更輕。這些袋子是由超薄的塑料和鋁箔融合制成的,可以節省空間的方式運送,而且不用冷藏就能保鮮。如今,這樣的鋁箔塑料袋無處不在,裡面裝着從金槍魚到番茄醬,從寵物食品到泡菜等各種食品。据估計,美国人每年要用掉920億個鋁箔塑料袋,但它們的生命終結前景黯淡。結果表明,鋁箔塑料袋對回收公司來說是“氪星石”,因為它們無法分離異質層。
 
  連續不斷的循環
 
  設計師、工程師、生物學家、投资者和回收商經常攜手合作,努力開發符合“循環經濟”要求的包裝産品。這是個設計框架避開了線性的“獲取、制造、浪費”模型,即油井—煉油廠、生産工廠—超市以及消費者—垃圾填埋場。相反,它設想的是不斷循環使用舊材料生産高價值産品的供應鍊,強調持久的設計、再制造和再使用以及支持共享和租賃(洗衣机、汽車)的商业模式。
 
  在循環經濟中,物質産品在兩個獨立的閉環中循環。一種閉環回收技術營養物質,如金属、矿物質和聚合物,以供再利用;另一種閉環回收生物材料,包括纖維、木材等,通過堆肥過程将其變成自然元素,或者厭氧消化過程将其轉化為碳中性能源。為了暢想未來的包裝,許多設計師都在從過去中尋找靈感。
 
  蘑菇碗、海藻杯也能吃?食品包裝的探索任重道遠
 
  瑞典研究机构RISE已經開發出了一種近乎扁平的纖維素容器原型,煲湯的人可以用冷凍幹燥的蔬菜和香料來盛湯。當食客加入熱水时,容器的折紙就會伸展成完整的、完全可分解的碗。普拉特大學的學生們用菌絲做了一個碗,菌絲一周就能長出來,堆肥时間不到一個月。
 
  哈佛大學下属的威斯學院創造出的“shrilk”是一種低成本的透明塑料,完全可降解。用蝦殼中提取的殼聚糖和昆蟲中提取的絲蛋白制成的“shrilk”,可以用來制作薄膜或剛性形狀。但可惜的是,暫时還沒有找到使用它包裝食品的方法。
 
  當然,可堆肥的未來取決于城市堆肥系統的普及和消費者的參与,這些系統收集有机材料,将其轉化為肥料或能源。歐盟、加拿大和美国的数百個城市正在朝着這個方向發展,但建立這樣體系可能會帶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例如,在紐約市,可用材料的数量遠遠超過附近處理場的容量。但如果沒有材料保證,投资者可能不願建造相关設施。
 
  然後是人性的問題。弗雷德·斯克伯格(Fred Skeberg)是瑞典食品与設計網站Ateriet的創始人和産品開發人員,他曾經參加過一個音樂節,小販們用“可食用”的玉米澱粉做成的盘子端送食物,這些盘子原本是要被扔進堆肥箱的。但是人們認為他們的碗和盘子會在自然界中消失,把它們扔得到處都是,這種做法适得其反。正如聯合国在一份报告中明确指出:“将一種産品貼上可生物降解的标簽,可能被視為一種技術上的修正,可以免除個人責任。”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