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随着這一監管理念逐步深化
时間:2018-09-22 10:39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下遊應用型輸出最被中小銀行認可
 
  從更具體的合作選擇來看,资源型公司和技術型公司更适合在體型龐大、资金实力雄厚、人才资源豐富的大型金融机构單個體系中應用。而應用型輸出因集成了各種资源和技術,擁有完備的綜合應用體系,為金融机构提供成熟的全流程服务和能力培養,使得更加适合中小金融机构應用。
 
  “對于銀行來說,具有全流程技術持續研發優化能力、過往有過豐富金融业务实踐經驗、能夠鍊接各類资源以及形成整體的應用型輸出解決方案等方面的優势的金融科技公司才是合作夥伴的最佳選擇。” 飛貸金融科技聯合創始人蔔凡德在2018中国銀行家論壇上表示。
 
  已有数字證明,中小銀行在應用型的支持下相关业务的增長。据蔔凡德介紹,一家城商行借助飛貸金融科技的移动信貸整體技術進行客戶篩選和風控判斷,10個月资産累計發放46億,存量20億,不良在0.98%左右。在營銷獲客方面,某国有大型銀行在飛貸金融科技的支持下,單月最高獲取新增線上零售用戶接近10萬,新增餘額近20億。
 
  作為應用型輸出企业,飛貸金融科技兼具系統性支持、数百億资産規模实證、快速落地、支持合作夥伴能力建設等優势,并得到了国際銀行的認可,“国外的很多信貸业务都還在用傳統的方法解決业务中面臨的挑戰,顯然伱們在移动信貸技術方面走在了前面。”花旗銀行歐洲、中東、非洲及亞太地區科技負責人在參訪飛貸时表示。“讓金融的歸金融,讓科技的歸科技。”自監管揮出這一指揮旗後,市場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一方面,随着這一監管理念逐步深化,越來越多金融科技公司開始与銀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合作,将重心向服务B端轉移;另一方面,感知到数字經濟迸發的磅礴力量後,銀行业等金融机构為求自身發展,逐步擁抱金融科技,尋求轉型。
 
  有数据指出,目前已有48%的金融机构正在跟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預計這一数字很快将上升到68%。其中,轉型关鍵期的銀行,更是希望能利用金融科技公司彎道超車。
 
  對于金融业來說,2018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既是中国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東亞金融危机20周年、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同时也是我国将防範化解系統性風險作為重点工作、新的金融監管體制開始運行之年。
 
  正是在這一年中,数字經濟迸發出磅礴力量,以互聯網、大数据、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数字技術加速向各領域廣泛滲透,与傳統産业深度融合,培育了新增長点、形成新动能,也帶动了人類社會生産方式的變革、生産关系的再造、經濟結构的重組、生活方式的巨變。
 
  而這一点正在被銀行业重点关注。對于正在進行新一輪深化改革、加快轉型創新的銀行业來說,数字化也成為轉變銀行傳統經營模式,建設現代銀行业體系的重要推手和动能。
 
  在2018中国銀行家論壇上,中国銀行业協會秘書長黃潤中等多位嘉賓指出,銀行业需進一步推动組織架构轉型,建立适應金融科技發展的組織架构,实現科技与业务深度融合;同时,銀行业充分發揮科技驅动金融創新的潛力,加快金融産品和服务的轉型升級,适應新的戰略發展要求。
 
  相當部分銀行已有动作,其對内探索體制創新,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對外主动擁抱技術,積極推進与科技巨頭深度合作。如建設銀行、民生銀行、興业銀行、平安銀行、招商銀行和光大銀行6家銀行陸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而工商銀行、農业銀行、中国銀行、建社銀行、交通銀行則分别与京東、百度、騰讯、阿裡、蘇甯達成戰略合作,這些舉措都可激發商业銀行技術創新的活力,賦能銀行业科技的可持續創新發展。
 
  崛起的金融科技
 
  值得关注的是,一方面,處于轉型关鍵期的銀行欲借道金融科技公司彎道超車;另一方面,迅速崛起的金融科技公司逐漸回歸技術本源,為銀行等B端市場服务。
 
  目前,越來越多金融科技公司進入To B端服务賽道,BATJ等互聯網巨頭群雄逐鹿,垂直領域的互聯網公司和各類科技公司、區块鍊企业跑步入場……其中,發力金融科技輸出的公司衆多,除了以螞蟻金服、騰讯等為代表的资源型的輸出、以同盾科技等為代表的技術輸出,還有以飛貸金融科技為代表的整體技術輸出。
 
  飛貸金融科技總裁曾旭晖在2018中国銀行家論壇上指出,目前銀行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演進方面已進入“回歸”与“分化”阶段。其中,“回歸”在于金融科技回歸科技,銀行回歸金融业务。而“分化”在于,中小銀行与大型銀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呈現不同的最佳選擇路徑,大型銀行更傾向于内部自建金融科技,中小銀行与外部合作的需求則較強。
 
  而根据自身不同的優势和资源能力,业内認為金融科技公司也已逐漸分化為了上遊资源型公司、中遊技術型公司、下遊應用型公司三種類别。
 
  据了解,上遊的资源型公司主要基于既有的生态,擁有獲客流量或外部大数据,提供引流或外部大数据;中遊的技術型公司通常在某一金融應用場景中擁有獨到的技術,主要集中在金融雲、智能營銷、智能風控等主要場景中的技術輸出;而下遊應用型公司則将上遊的资源和中遊的科技進行集成,發展到提供給銀行一整套“客制化”改造,直接可以進行生産的金融科技應用體系。
 
  一位來自銀行的高管認為,“三類企业各有優势,銀行可根据自身需求各取所需。不過,下遊應用型公司能力要超上遊和中遊,主要表現在其有集研發、金融經驗沉澱、与资源保持外部連接,以及将前三者進行集成和整體運用的綜合能力。”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