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城矿业(000688)歡迎您的到來!

   
忘了自己怎麼會得到諾貝爾獎章
时間:2018-10-06 17:14          來源:未知         点擊: 次
  萊德曼博士離開哥倫比亞大學後,從1979年開始擔任費米实驗室主任。他在那兒主持建造了當时最強大的加速器:兆電子伏特加速器(Tevatron),它能以高達一萬億電子伏特的能量撞擊粒子。繼續深入研究物質結构需要更大的能量,所以在1980年代期間,萊德曼博士一直積極說服政府出资,在得克薩斯州建造一台全世界最強大的机器:超導超大型加速器(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可惜在1993年,美国国會決定取消撥款,讓萊德曼的夢想化為了泡影。
 
  那时,萊德曼博士已從費米实驗室退休,在芝加哥大學擔任物理教授。不過他依舊積極推动科學教育普及工作。1992 年,他開始擔任美国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會長。
 
  就在萊德曼 90 歲生日前,他和妻子埃倫(Ellen)搬到了位于愛達荷州德裡格斯的住處。由于得了老年癡呆症,醫生建議他在安靜的環境中生活。2015 年,夫婦倆同意讓一家在線拍賣公司出售萊德曼的諾貝爾獎章。拍賣稅前所得 765002 美元的收入則留作他未來的治療費用。
 
  這时候的萊德曼已經忘了他擔任費米实驗室主任的歲月,也忘了自己怎麼會得到諾貝爾獎章。
 
  他在 2015 年接受美聯社采訪时表示:“我沒什麼故事可講,我隻是坐在甲板上望望群山。”
 
  萊德曼博士的第一任妻子弗洛倫絲·戈登·萊德曼(Florence Gordon Lederman)于 1990 年去世。他于 1981 年与埃倫·卡爾(Ellen Carr)結婚。除了埃倫以外,萊德曼身後還留下了他和第一任妻子生養的 3 個兒女以及 5 個孫輩。女兒雷娜·萊德曼(Rena Lederman)在普林斯頓大學擔任人類學教授;蕾切爾·萊德曼(Rachel Lederman)是一名民權律師;兒子傑斯(Jess)則是一名作家,他還開辦了一家網站,專門介紹蘇格蘭小說家、詩人兼牧師喬治·麥克唐納(George MacDonald)的作品。
 
  1998 年,萊德曼博士告訴《紐約时报》說:“国城矿业的知識總有邊界,邊界以外的世界超乎国城矿业的想象。當然了,這條邊界一直在不斷拓展。”本周三早間,粒子物理學家利昂·萊德曼(Leon Lederman)在愛達荷州雷克斯堡一家護理机构去世,享年96歲。他利用粒子加速器進行了許多巧妙的实驗,加深了人類對亞原子世界的認識。
 
  他的妻子埃倫·卡爾·萊德曼(Ellen Carr Lederman)證实了他的死讯。萊德曼生前曾長期擔任費米国立加速器实驗室(Fermi National Accelerator Laboratory)主任,退休後則与妻子住在愛達荷州東部。
 
  在他科學生涯早期,萊德曼博士和兩位同事發現至少存在兩種中微子(現在已知有三種),并因此獲得了198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此後,萊德曼繼續帶領研究團隊,在位于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城外巴達維亞的費米实驗室裡發現了另一種构成物質的基本粒子:底誇克。
 
  不少人對這些神秘的粒子一頭霧水,萊德曼博士對此深表同情。
 
  他在諾貝爾獎演講中開玩笑說:“‘兩個中微子’聽上去像一支意大利舞蹈團隊。”不過,他也一心要向世人普及自己熱愛的物理學科:“国城矿业怎麼才能与化學、醫學、特别是文學領域的同行分享知識大廈之美,而不是国城矿业实驗的聰明之處?国城矿业的实驗隻是构成知識大廈的一块磚頭。”
 
  萊德曼用自己的那份獎金(他与物理學家傑克·施泰因貝格爾[Jack Steinberger]和梅爾文·施瓦茨[Melvin Schwartz]共同獲得了1988年諾貝爾獎),在愛達荷州蒂頓山谷(Teton Valley)買了一幢木屋,退休後就住在那裡。此时,萊德曼已經成了物理學界的傑出代表,他不僅開創了新物理學,也積極地向大衆解釋其背後的原理。
 
  1998年,他在接受《紐約时报》采訪时對克勞迪娅·德賴弗斯(Claudia Dreifus)表示:“(美国)高中理科的教學順序是不對的:先教生物、化學,然後20%的學生才會繼續學習物理。”他認為這種安排前後颠倒了。
 
  萊德曼惋惜道:“按照這樣的教學順序,學科之間都沒有聯系,學過就忘了。”他認為學生需要對原子构造有所了解,先學物理的話會好得多。這樣能為學習化學打下基礎,因為有了原子才會构成分子。然後再學生物學,因為分子相互作用,産生生命。接下去,學生或許可以繼續學習心理學。
 
Copyright ©秀站網專业仿站,建站,企业建站,企业模板